3u娱乐城_3U在线娱乐_3u娱乐网站


曾军山:快递末端是数据和物流入口将成核心竞

     
     
     


     
     国家邮政局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曾军山做主题演讲
     由中国邮政快递报社主办的2017中国快递“最后一公里”峰会于9月5日在北京举行,主题为“连接·聚变”,国家邮政局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曾军山出席并演讲。
     当前,快递行业随着资本进入,行业在信息系统、分拣和运输环节的自动化和智能化方面,已经取得了长足进步,行业发展的矛盾已经从大转运环节转移到末端。“要从邮政大国走向邮政强国,实现快递行业的转型升级,必须实现末端的改变,而不仅仅是改善。”曾军山认为,必须通过末端的转型升级,带动行业转型升级。
     一方面要广泛采用包裹柜、无人机、无人车、机器人、人工智能、增强现实、区块链等适用先进技术,提升末端收投的智能化和自动化水平。另一方面要改变末端“城市分拣中心--末端网点二次分拣--三轮车上门收投”的传统方式和运行环节,实现一次分拣到位和三轮车的集装化,研究移动点部运营的可行性和模式,研究3D打印条件下“即时生产、即时投递”的移动生产投递方式。
     “传统末端的时代将逐步褪去,新的末端时代正在到来。”曾军山表示,末段建设将是颠覆性的创新,而绝不是既有模式的简繁复制。末端是整个数据和物流闸口的关键入口,全行业要按照“打通上下游、拓展产业链、画大同心圆、构建生态圈”的思路,将末端打造成为最强核心竞争力的来源,而不是最大矛盾的焦点。
     以下为发言实录:
     曾军山:尊敬的各位,大家中午好。很高兴参加此次会议,我们的职责之一,就是开展邮政业发展战略、规划、政策、法规和标准等综合性研究。近年来,承担了邮政业“十三五”规划、快递业“十三五”规划、快递时限测试、快递发展指数等一系列重大课题研究。我们建立了重点联系企业座谈会等调查研究制度,跟踪分析快递行业的运行情况。今年以来,快递末端成为各方面关注的焦点,我们也进行了密集调研和深入研究。借此机会,与大家做个分享。我们的总体判断是,随着行业分工的不断细化,技术和商业模式的不断演变,新业态新模式的不断演进迭代,快递行业的末端正在走向魔端。当然,这个“魔”主要是讲“魔力”,而不是“磨难”。魔在什么地方呢?我们认为主要是五个方面:
     一是,魔在价值多元,末端在打通上下游方面最容易听闻炮声。快递业2016年服务人次超过600亿次,是各种干线交通工具客运服务人次总和的3倍,预计2017年将超过800亿次、2020年将超过1500亿人次,有望超过全国城市公共交通服务人次的总和,成为服务人次最多的实体末端网络。快递末端,一头连着需求,一头连着供给。快递业拥有200多万从业人员,其中60%以上是收派人员,每天收投快件超过2亿件。从打通上下游来看,消费端的消费偏好、消费能力、消费习惯、消费需求等,收派员都能够感知。服务端的用户体验、对改进服务的意见建议、以及服务满意度,收派员都能够掌握。供给端的产业结构、产能水平、产品卖点,无论是城市农村、草原高原、海岛边疆,收派员都能够了解。很多末端网点直接参与当地特色产品的打造,深度参与原产地品牌、定价、包装、营销等产业链的前端。如果说,快递连接一产二产三产,贯通国民经济各大行业,集信息流、资金流和物流为一体,那么最集中的都体现在收派员身上。正因为如此,这些年才有湖北莲藕、阳澄湖大闸蟹、山东樱桃、百色芒果、甘肃李广杏等若干年包裹量超500万超1000万的现象级产品,成为服务三农、助力精准扶贫的重要力量。
     二是,魔在形态多样,末端在拓展产业链方面最灵活衍生市场。除了传统快递末端网点外,现在的快递末端很具有自由组合、无限链接、随需而动的特点,比如说有无人值守的快递柜模式,有人值守的快递超市模式,只投递不收件的共同投递模式,以及其他多种模式。其中:快递柜包括快递企业自建自营、第三方建设第三方运营,第三方建设快递企业租赁等多种;快递超市包括便利店加盟、连锁超市合作、专业第三方建设运营、社区和写字楼的自提点模式等多种。随着各种模式的竞争和进化,快递末端也将逐渐成为相对独立的产业,对上承合电商和快递企业,对下黏合消费者,对内整合各类末端资源,对外联合各类O2O服务。除了非快递企业进入快递末端服务领域,多家快递企业布局了末端便利店项目,例如早期的顺丰嘿客、现在的百世店加、韵达便利店等。这样,一方面解决了末端网点安家和最后一百米投递问题,另一方面拓展了快递的产业链,末端成为微云仓,实现批发、仓储、配送、营销一体化,打造成O2O服务中心。此外,快递末端与金融、信息、政务等的服务协同都在深入。
     三是,魔在数据连接,末端在画大同心圆方面最广泛连接各方。智慧物流时代已经到来,这是数据为王的时代,谁掌握大数据,谁会应用数据,谁就能提供更精准、更高效的服务。末端是产生数据和交换数据的环节,前不久业界发生的数据之争就源于末端。其实,数据只有关联挖掘才能产生更大的价值。末端是快递链接各大产业最枢纽的环节,是与消费者接触最直接的环节,也是社会对行业观感最明显的环节,还是行业运行与城市管理矛盾最突出的环节。在网点设置、车辆通行、入户投递等方面,涉及到城市基础设施的规划建设、城市交通管理、学校单位社区的物业管理等多方利益。
     近年来,随着要素因素的影响,城市地区末端出现了网点安家难、车辆上路难、上门投递难等问题。我们可以通过对末端服务的数据连接和挖掘,在行业发展与各方关切之间找到最大公约数。根据每个区域的快件投递数量和时段,测算出所需规划和建设的各类快递末端基础设施数量,所需的投递车辆数量,规划出适宜的快递车辆临时停靠区域等。正如国家邮政局局长马军胜同志所指出的,我们在此基础上,可以联合发展改革、住建等部门加强城市公共快递末端服务平台规划建设,将公共快递智能箱和城市公共投递服务中心等设施列入城市公共基础设施计划;可以联合民政和教育部门出台政策,推动城市社区、学校为快递员收投和末端设施布放提供便利;可以联合商务部门出台政策,支持快递与社区商店融合的O2O模式发展;整合邮政、快递和其它第三方资源,多元化建设城市公共投递服务体系;联动公安交管部门推动各地引入北京快递电动三轮车“三统一”规范上路的有效作法,促进快递电动三轮车合法上路。
     四是,魔在量子激活,末端在构建生态圈方面最彻底激聚能量。量子理论下世界万物互联,产业随需而动,企业聚变裂变,组织价值优先,个体灵性碰撞,文化利他主义,权威拥抱变革,驱动自下而上。传统的企业组织结构往往是纵向延展的,自上而下实行统一直线控制。量子组织的结构则没有固定范式,去中心化、扁平化,具有成本低、效率高、信息反馈迅速等优点。快递服务组织以加盟起步,自上而下、又自下而上地形成全国数万个快递加盟网点,很多网点都经历过经营者转手、地址变迁、员工流动等诸多变化,最具量子化特征,具有自组织特性。尽管也有某些网点发生阻滞,但多是偶发的、局部的、可控的,并未对全网产生重大影响。未来,快递企业总部层面可以负责平台,各区域管理者作为独立创业者运营小微末端,每一个小微直接面对用户感知需求。尤其是在微商等社交电商模式下,100多万收派人员就是100多万个小微,只要发挥好收派员数量多、分布广、靠近消费者的优势,结合各地农特产品,与满天星式微商相结合,就完全可以激活出无限能量,从寄包裹转为产包裹,打破流量垄断,拓宽产业链,丰富快递网络价值,重构快递与电商之间的生态。
     五是,魔在决胜未来,末端在转型升级方面最直接彰显力量。当前,随着资本进入,行业在信息系统、分拣和运输环节的自动化和智能化方面,已经取得了长足进步,行业发展的矛盾已经从大转运环节转移到末端。当我们的快递业务量3年后达到700亿件,8年后达到2000亿件,甚至如同马云所说的日均10亿件的时候,如果我们还仅仅依靠现有的末端收投模式,显然是不现实的。要从邮政大国走向邮政强国,实现快递行业的转型升级,必须实现末端的改变,而不仅仅是改善。必须通过末端的转型升级,带动行业转型升级。一方面要广泛采用包裹柜、无人机、无人车、机器人、人工智能、增强现实、区块链等适用先进技术,提升末端收投的智能化和自动化水平。另一方面要改变末端“城市分拣中心--末端网点二次分拣--三轮车上门收投”的传统方式和运行环节,实现一次分拣到位和三轮车的集装化,研究移动点部运营的可行性和模式,研究3D打印条件下“即时生产、即时投递”的移动生产投递方式。
     同志们,传统末端的时代将逐步褪去,新的末端时代正在到来。末段建设将是颠覆性的创新,而绝不是既有模式的简繁复制。无论是B2C、C2C、O2O、B2B2C等等一切,对于监管来说,最重要的是抓住中间的“2”,也就是数据和物流闸口。末端是整个数据和物流闸口的关键入口,全行业要按照“打通上下游、拓展产业链、画大同心圆、构建生态圈”的思路,将末端打造成为最强核心竞争力的来源,而不是最大矛盾的焦点。谢谢大家。